<input id="mhn0l"><address id="mhn0l"></address></input>
<progress id="mhn0l"><tr id="mhn0l"></tr></progress>
  • <dl id="mhn0l"></dl>
    <li id="mhn0l"></li>
    <div id="mhn0l"></div><progress id="mhn0l"><span id="mhn0l"></span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mhn0l"></li>
    <div id="mhn0l"><tr id="mhn0l"></tr></div>
  • <dl id="mhn0l"><ins id="mhn0l"></ins></dl><progress id="mhn0l"><span id="mhn0l"><ruby id="mhn0l"></ruby></span></progress>
  • <div id="mhn0l"><s id="mhn0l"></s></div>
    <dl id="mhn0l"><ins id="mhn0l"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mhn0l"><ins id="mhn0l"></ins></dl>
  • <li id="mhn0l"></li>
  • 您的位置 : 廣潤網 > 小說資訊 > 夜深沉憑欄獨望蘇凡_蘇凡小說在線閱讀

    夜深沉憑欄獨望蘇凡_蘇凡小說在線閱讀

    今天小編帶來夜深沉憑欄獨望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蘇凡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景汐,初入職場的蘇凡被上司送進了一個老男人的房,稀里糊涂和他共處一夜,天亮才得知他竟是那只手遮天的大人物。怎么辦怎么辦?這個男人有權又有勢,關鍵是顏值高身材棒。這哪里是大叔啊?簡直比小鮮肉還要生猛!多年后,他將那一身華麗婚紗的她抵在試衣間,冰涼的玻璃冷徹她的骨髓,耳邊卻是他那魅惑的聲音“小寶貝,咱們欠的賬,算好了慢慢給我還!”蒼天啊,她這小身子骨還要不要了...

    第6章有趣的丫頭

    慢慢的,他才意識到自己這個行為反應出他內心怎樣的一個狀態。等他意識到的時候,他也試圖改變這個習慣,可他發現,一旦家里沒有聲音,他就越是難受,有時候甚至會有耳鳴的現象。沒辦法,他家的電視經常在客廳里對著家具演出。

    今晚,電視的聲音在房間里回蕩,可他好像沒有聽到,從洗手間洗了個手出來,就去廚房的冰箱里取了一罐啤酒,去書房里拿過來平板電腦坐在沙發上上網。

    他家的電視,似乎永遠都只有兩個個頻道,那就是CCTV新聞臺和江寧省新聞臺。偶爾轉臺,那也只是孫蔓來云城的時候。

    視線在電腦屏幕上流連,霍漱清卻還是想起了晚上那雙大眼睛,想起了她笑嘻嘻說話的樣子。

    這個丫頭,還真是有趣!

    他無聲笑了,關掉電視上 床。

    次日,蘇凡始終記著給他還錢的事,好不容易熬到中午下班,便趕緊跑到單位附近的銀行。卡上還有五千塊,這就是她全部的身家了。給他還掉一千,就剩下四千,過年回趟家估計也就花完了。沒關系,現在和過去不一樣了,哪怕是放假,工資還是照發,一個月有三千二呢!

    看看時間,他現在應該是有空的吧?打電話過去應該不會影響他的吧?

    蘇凡想了想,把要跟他說的話打了好幾遍腹稿,掏出手機走到路邊給他撥了過去。

    此時的霍漱清,正陪著領導接待中央的一個檢查組,手機在口袋里震動著,他看了一下,就悄聲走出飯桌。

    聽筒里長久的彩鈴聲,讓蘇凡感覺自己犯了錯,他一定是在忙,這么意識到之后,她趕緊掛斷了電話,背著包包快步走到路邊的一個小吃店準備吃個午飯。

    然而,就在她交了錢點了餐坐在位置上等待時,好像聽到自己的手機在響,她的手機鈴聲是一首新歌,美國鄉村小天后TaylorSwift的最新單曲”Youbelongwithme”,不是很多人用這首歌做鈴聲。

    是他打來的?

    蘇凡趕緊走出小吃店,在門外按下通話鍵。

    “您好1她說。

    “是我,霍漱清!”霍漱清有點詫異,這丫頭難道沒有把他的號碼存下?

    “霍秘書長,對不起,我剛剛打電話是想問您什么時候有空,我把錢取出來了,給您還過去。對不起,我打擾您了1她忙說。

    他好像愣了下,很快又說:“沒事沒事。”他沒想到她這么著急給他還錢,不過是一千塊而已,這丫頭——

    想了想,霍漱清道:“錢,你不用還了,有件事,我想請你幫我一下。”

    “啊?”蘇凡驚訝道,怎么可以不還呢?

    “什么事,您說1她問。

    “禮拜六是我外甥女的生日,她今年十五歲了,能不能請你幫我買一份禮物給她?我最近有點忙,沒時間去逛商場。我周五晚上回家,你買好了就給我打個電話——”霍漱清道。

    他還要說什么,身邊走過來一個男人,在他耳邊低語幾句,他便對電話那邊的蘇凡說:“那就先這樣,我還有事,再見1說完,他就匆匆掛斷了電話,走進了吃飯的包廂。

    蘇凡這下可犯了難了,給一個十五歲的女孩子買生日禮物,買什么呢?完全不知道現在的小女生喜歡什么。

    沒辦法,下午上班了去同事那里取經吧,好像李姐的女兒就十幾歲的樣子。可是,李姐家庭狀況和霍秘書長不能比,她給女兒送的禮物,和霍秘書長給他外甥女送的應該不是一個檔次吧!

    對了,不是還有邵芮雪嗎?打電話問她好了,這個月光族,肯定知道買什么合適。閨蜜嘛,就是這個時候發揮力量的。

    這么決定了之后,蘇凡安心地返回小吃店。

    接到蘇凡電話的時候,邵芮雪正在電腦前無聊地瀏覽網頁。

    “雪兒,有件事想找你拿個主意。”蘇凡直奔主題。

    “沒良心的家伙,沒事就想不起給我打電話?還算是姐妹嗎?”邵芮雪在那邊嘻嘻笑著說。

    “你這個大忙人,我哪里敢打擾你啊?要是破壞了你們的二人世界,我可吃罪不起1蘇凡笑著說道。

    “吃醋了?”邵芮雪笑問。

    “我吃哪門子醋啊?巴不得你趕緊嫁了呢1

    “放心放心,男人只不過是調劑品,咱們姐妹的友誼才是地久天長——”邵芮雪走出辦公室。

    “好了好了,快酸死了我了。”蘇凡笑著打斷邵芮雪的話,“說正經的,我想問你件事。”

    “嗯,說吧,我就是你的哆啦a夢!”

    “你說,給一個十五歲的女孩子買生日禮物,該買什么?”蘇凡問。

    邵芮雪顯然很專業,問蘇凡這位壽星的家境、愛好,蘇凡哪里知道霍漱清姐姐家是什么樣的,只能憑猜測說“應該還不錯的”。

    “買電子產品,手機啊電腦啊什么的。”邵芮雪道。

    “那應該挺花錢的吧!”蘇凡道,她覺得霍漱清應該不希望她買太貴的吧,畢竟他外甥女是個學生。

    “太花錢啊?”邵芮雪想想,“對了,有幾個歌星要來開演唱會,下下周在云城之星體育館。現在小孩子可迷她們了,你買張座位好的票,那小壽星肯定高興。”

    “對呀!雪兒,你太聰明了!”蘇凡興奮地說。

    “那當然!你上網找找買票的方法,別忘了請我吃飯1邵芮雪道。

    “知道啦!”蘇凡掛了電話,趕緊回到辦公室開始查演唱會的消息。

    于是,在確定了之后,蘇凡給霍漱清發了條短信,說她給霍漱清的外甥女買張演唱會的門票,問她什么時候送過去。

    晚上,霍漱清在回家的路上給她打了個電話。

    “真是巧,我外甥女剛剛打電話跟我說想看一個什么演唱會呢,演唱會就在云城辦,就是你說的那個吧?”霍漱清笑著問

    “應該是吧!最近云城就這么一個大型演唱會!”蘇凡想想,說。

    “哦,你現在在宿舍?”霍漱清突然問。

    “是!”

    電話里傳來他的笑聲,道:“那我過來取,方便嗎?”

    “啊?”蘇凡驚得站了起來。

    “怎么了?”他問。

    “那個,對不起,霍秘書長,票還沒拿到——”她說。

    “哦,這樣啊,那沒事,你拿到了就給我送過來。”霍漱清道。

    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

    “好,那就這樣,再見1霍漱清說完,就掛了電話。

    “再見——”蘇凡對著無人聽的話筒,說了一句。

    看來,得盡快把票拿到才行,明天就是周四了,他說周五要回家——

    咦,難道霍秘書長的家不在云城?

    對呀,那天晚上去他家,好像就他一個人,而且,她記得他家連一雙女鞋都沒有。

    難道他沒老婆?

    這個念頭從蘇凡的腦中一閃而過,就立刻擦去了。她告訴自己不該這樣猜測他,畢竟,他是她的領導,她不該這樣的。

    事實上,在給蘇凡打電話之前,霍漱清的確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外甥女楊梓桐的電話。楊梓桐直接就跟舅舅說要來云城看演唱會,讓舅舅幫忙搞幾張門票,說就把這演唱會當做給她的生日禮物。

    “你不是要期末考了嗎?怎么還有心情看演唱會?你爸媽同意嗎?”霍漱清問。

    “演唱會開的時候,我們早就考完了。”外甥女道,“舅舅,我還有三個同學也要過來看的,您給我們弄五張票就可以了。呃,要是能有靠前的位置就最好了,舅舅,這個對于您是littlecase吧?”

    “行,只要你爸媽同意,我這里沒問題。”霍漱清道。

    外甥女聽到這話,已經對著手機聽筒親了舅舅。

    “好舅舅,就這么說定了藹—”楊梓桐還沒說完,就聽舅舅說,“我告訴你,期末考的差可是不行的。”

    “放心放心,早就知道您和和我媽是一國的,您放心,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的。那就這樣啊,我復習功課去了,我媽要和您說。”楊梓桐把手機交給母親霍佳敏,就跳著走進了自己的房間。

    “你給找個安全的位置,我和你姐夫都忙,不能陪桐桐過來,聽說那幾個孩子有個家長陪同,四個孩子一個大人,也可以了。安全方面,你替我們盯著點。”姐姐說。

   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霍漱清應道,“姐,你最近去看爸媽了沒?”

    “去了,能不去嗎?”霍佳敏坐在沙發上,“媽又說起孫蔓了,你說你們兩個打算怎么辦啊?這都快四十的人了——”霍漱清剛要說話,姐姐根本沒給他機會,“你也別怪我老這么說,咱們院子里那個老吳叔叔的侄女兒,和孫蔓同歲的,前兩天來看吳叔叔,媽在院子里碰著了,你猜怎么著,人家懷上了。媽也是被人家給刺激的,要不也就不說這事兒了。老弟啊,你這周回來再和孫蔓好好談談?去試試試管嬰兒,能不能懷上另說,你們有這個動作的話,爸媽這里也好交代,你說呢?”

    聽姐姐這么說,霍漱清的心情黯淡了下來,他望著車窗,不說話。

    夜深沉憑欄獨望

    夜深沉憑欄獨望

    作者:景汐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    初入職場的蘇凡被上司送進了一個老男人的房,稀里糊涂和他共處一夜,天亮才得知他竟是那只手遮天的大人物。怎么辦怎么辦?這個男人有權又有勢,關鍵是顏值高身材棒。這哪里是大叔啊?簡直比小鮮肉還要生猛!多年后,他將那一身華麗婚紗的她抵在試衣間,冰涼的玻璃冷徹她的骨髓,耳邊卻是他那魅惑的聲音“小寶貝,咱們欠的賬,算好了慢慢給我還!”蒼天啊,她這小身子骨還要不要了...

    小說詳情
    甘肃特岗现场确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