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put id="mhn0l"><address id="mhn0l"></address></input>
<progress id="mhn0l"><tr id="mhn0l"></tr></progress>
  • <dl id="mhn0l"></dl>
    <li id="mhn0l"></li>
    <div id="mhn0l"></div><progress id="mhn0l"><span id="mhn0l"></span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mhn0l"></li>
    <div id="mhn0l"><tr id="mhn0l"></tr></div>
  • <dl id="mhn0l"><ins id="mhn0l"></ins></dl><progress id="mhn0l"><span id="mhn0l"><ruby id="mhn0l"></ruby></span></progress>
  • <div id="mhn0l"><s id="mhn0l"></s></div>
    <dl id="mhn0l"><ins id="mhn0l"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mhn0l"><ins id="mhn0l"></ins></dl>
  • <li id="mhn0l"></li>
  • 您的位置 : 廣潤網 > 小說資訊 > 雙面皇妃最新章節_雙面皇妃東邊雨在線閱讀

    雙面皇妃最新章節_雙面皇妃東邊雨在線閱讀

    今天小編帶來雙面皇妃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東邊雨,*一紙圣旨,她入宮選秀,身患惡疾,以假面示人!偏偏這風流太子,非她不娶!他不是只愛美女嗎?為毛抓她不放!太子妃神馬的,她不要!這個混蛋居然舔著臉說:愛妃,貌不驚人才新鮮!天哪,誰來一棍子敲死這個天天抱著她不放的混蛋啊!*

    雙面皇妃

    推薦指數:9分

    雙面皇妃在線閱讀全文

    第四章不平靜

    被母后這么一攪,金御麒頓覺有點煩躁,他對著空氣低吼:“無情無恨,出來!”

    幾乎是立刻的,他的身邊多了兩位身材魁梧的高大男子。他們神情嚴肅冷漠,一看便知是雙生子,穿著同樣的黑衫黑鞋,是專門負責保護太子的隱形護衛。

    “殿下,有何吩咐?”兄長無情低頭問道。

    “陪本王去練劍。”話音剛落,身形一展,已躍出數步開外,他的輕功越發精進了。

    “遵命!”兩人異口同聲。

    通常情形下,只要太子殿下心情不好,就會拉上他們兩個心腹去練劍,以發泄內心的焦躁情緒。

    而在皇后娘娘的親自監督之下,選妃的消息像長了翅膀,不出半日便傳遍了金鎏國的大街小巷,整個國家開始不平靜了。

    瑞王府金御軒回到自己的府邸,想到早朝殿上與父皇的一番理論,氣不打一處來,而府內的丫環奴才見到主人黑著臉,個個禁聲莫名,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惹禍上身。

    “王爺,今日為何這般不高興?”王妃劉師菲聞訊趕至花廳,摒退了左右丫環,與夫婿面對面說話:“莫不是受了什么閑氣?”

    劉師菲是金御軒親自選上的正室,模樣嬌美,懂得為夫著想,堪稱心腹,見廳內只有她一人,便說道:“哼,還不是父皇處處偏袒太子嘛。”

    劉師妃不以為意,說道:“成大事者不拘小節,王爺又何必為了此等區區小事而耿耿于懷。來,喝口茶,順順心。”說罷,親自為他倒茶。

    喝了口茶,漸漸平靜下來的金御軒緩和了口氣:“你說得極是,都是呈一時口快而已。”

    劉師菲淡淡一笑,在他身邊坐下,問道:“今日早朝,可有什么要事?”平日,她這個當妻子的還充當著軍師的頭銜,也正因為如此,她的地位才會如此穩固,瑞王有很多侍妾,唯有她最為受到重視。

    金御軒嘆口氣,說道:“唉,太子要選妃了,這算不算是大事?”

    劉師菲淡然一笑,說道:“太子選妃天經地義,不過,令我好奇的是,什么樣的女子才能入得他的法眼?”

    金御軒心中酸澀,說道:“他已經有很多女人了,還缺一個太子妃嗎?”

    “男子對待女子,就如同女子對待衣衫,永遠都覺得不夠多!”劉師菲解釋說。

    “呵呵,那你會不會吃醋呢?”金御軒問道。

    劉師菲不答反問:“王爺有何打算?”

    金御軒眼中一亮:“你有何主意,說來聽聽?”

    劉師菲眼波流轉,繼續說道:“我有個表姑,幾日前來了書信,說是前些時日死了夫婿,頓覺失了依靠,想帶著女兒前來投奔。”

    金御軒聽了,領悟過來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    劉師菲接著說道:“沒錯,只要我那個表妹夠聰明,會是一枚很好的棋子。”

    金御軒想了想,說:“話雖如此,可太子不是笨蛋。”

    劉師菲輕輕哼了一聲,回道:“哼,事在人為嘛!他不笨我們也不是傻子啊。”

    金御軒終于露出一抹笑容,贊許道:“難怪我會選你為妃,果然是夫唱婦隨啊!哈哈。”

    “誰讓我們是夫妻呢。”劉師菲說著,壓低了聲音:“況且,我還想嘗嘗當皇后的滋味呢!”

    金御軒干笑了幾聲。

    “那好,我即刻準備書信,好讓她們早日啟程。”劉師菲站起身。

    金御軒看著她,點頭說道:“好極了,你辦事我放心。”

    慕容學士府在素潔雅致的廳堂內,剛下朝回來的慕容有道換上了一身輕便的衣服,可臉上卻絲毫沒有愉快的表情,他反背著雙手,在那里來回踱步,唉嘆聲不絕于耳。

    “老爺,為何你今日從宮中回來后便是心神不寧,總在唉聲嘆氣?莫非朝中有什么大事發生?”他的夫人高氏眼見丈夫神色有異,就關切地問道。

    高氏眼神中流露出無限關愛和柔情,外人一看便知是一對恩愛老夫妻。

    “是有大事啊!”慕容有道深沉地說。

    “是何大事?你不妨說出來,我們也可有個應對之策。”高氏今年四旬有余,仍風韻尤存,依稀看得出,當年定然是個美麗動人的女子。

    “太子即將要選太子妃了。皇后娘娘已經下旨,國內凡年滿十六歲至今尚未婚配出嫁的女子,皆要參加此次的太子妃臨選。我們嫣兒年芳十八,尚未婚配,也是參選對象。可她。”慕容有道搖著頭說道:“唉,老夫為此事心煩意亂,不知如何是好吶。”

    慕容有道與愛妻相差六歲,年逾五旬,身康體健,他是金鎏國有名的大學士,飽讀詩書,錦繡文章滿腹,而面對男婚女嫁之事,卻也有犯難的時候。

    高氏淡定地表示:“呵呵,我當是何事,老爺你此等聰明之人,此時卻糊涂啦。”

    慕容有道看著夫人,問道:“哦?何以見得?”

    “老爺,切莫心煩。”高氏緩緩說道:“嫣兒天資聰穎,想來定會有好法子的,我們不妨先將她喚了來,再作打算。”

    “沒錯,我真是急躁過早了。”慕容有道拍拍額頭:“嫣兒可比我這個爹爹有主意。她向來冷靜機智,定會有好的解決之策。”

    高氏對站立在自己身后的丫環說道:“清風,你速去將小姐找來,就說有要事相商。”

    被喚作清風的丫環容貌清秀干凈,身著水粉色小衫、綠褂裙,梳著兩個可愛的發髻,是小姐嫣兒的貼身丫環。因這兩日服侍夫人的小翠告假,她才會轉來服侍夫人的。

    “是,夫人!”清風領命向外而去。

    清風用最快的腳程進行著尋找小姐的差事。學士府雖比不上皇宮的宏偉壯麗,但也是前三進后三進的建筑。還有那小橋流水、亭臺樓閣,一樣都不少。

    清風快步到了小姐的閨閣,但融雅閣內并無小姐蹤影,繼而轉到老爺的書房,還是遍尋不著小姐的蹤跡。她側兒細聽,空氣中并不半點琴瑟之音,顯而易見,小姐并未在彈琴之所。很是了解小姐的清風馬上想到最后一個地方,那就是府內的花園。

    雙面皇妃

    雙面皇妃

    作者:東邊雨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    *一紙圣旨,她入宮選秀,身患惡疾,以假面示人!偏偏這風流太子,非她不娶!他不是只愛美女嗎?為毛抓她不放!太子妃神馬的,她不要!這個混蛋居然舔著臉說:愛妃,貌不驚人才新鮮!天哪,誰來一棍子敲死這個天天抱著她不放的混蛋啊!*

    小說詳情
    甘肃特岗现场确认